首页 »

爆炸发生在安保网络的薄弱环节

2019/9/11 3:29:08

爆炸发生在安保网络的薄弱环节

爆炸发生时,杜铮在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出发大厅的星巴克旁边,第一声爆炸声音并不大,没有引起他的注意,仅仅几秒后,第二次爆炸发生了。杜铮反应迅速,立刻躲在边上的桌子下。稍后,他在安保人员和警察的指引之下迅速通过地下通道撤离。他心有余悸,“爆炸的那一瞬间实在太恐怖了。” 


随后发生爆炸的还有市中心马尔贝克地铁站(Maelbeek),这是布鲁塞尔市地铁一号线和五号线的必经之地,距离欧委会、欧洲理事会大楼不足500米。当时,韩爽正好在地铁上,爆炸发生后,她和其他乘客一起被疏散至安全区域,“没想到恐怖袭击事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,今早从maelbeek轨道走回arts-loi。”她在微信里如此写道。


巴黎连环恐怖袭击之后,曾有欧洲朋友半开玩笑地说,如果恐怖分子真的要给欧盟点颜色瞧瞧,那布鲁塞尔肯定是首当其冲。他的论据有二:布鲁塞尔是欧盟的首都,欧盟机构和外交官众多;布鲁塞尔人员混杂、流动性大,比利时的监控网络难以覆盖。总结起来就是六个字“影响大、易实施”。 


“影响大”是毋庸置疑的。欧委会前工作人员、意大利人米娅曾跟记者探讨过巴黎的数起恐怖袭击,在去年1月7日《查理周刊》事件中,恐怖分子还有明确的袭击对象,“那时候大家知道是讽刺漫画惹的祸。”但当去年11月13日巴黎连环爆炸、枪击事件发生时,恐怖分子已经将矛头对准了最普通的市民,包括看球的球迷、用餐的食客、演唱会的听众,“这也是恐怖分子的目的所在,让普通欧洲民众感到恐慌。”如果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实施恐怖袭击,自然能够让欧盟官员吃痛,也会让28个成员国国民人人自危。 


提到“易实施”,记者起初不敢苟同。因为从去年以来,比利时和欧盟方面大幅提高了警戒级别,街头荷枪实弹巡逻的士兵密度明显增多,地铁站站台上也长时间有警察和士兵巡逻。甚至在大型的购物商场和超市门口,也配备了警力。这些举措看似滴水不漏。但在此次连环爆炸发生后,回顾发生的时间和地点,这恰是安保网络当中的薄弱环节。


当地时间8点左右正是早高峰时段,地铁站和机场人潮汹涌,安保力量无法全覆盖。而根据记者过去的经验,士兵和警察起到的更多是威慑作用,布鲁塞尔开放式的地铁站、火车站及机场出发大厅里,并不会针对乘客进行行李安检扫描程序。只有布鲁塞尔火车站南站的国际列车入口,才在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引入了人工开包安检。由于申根区的自由流动性,人们驾车可以轻松穿越各国国境,去年巴黎连环爆炸案中,多名恐怖分子就是驾车从比利时入境法国。 


不过,在恐袭威胁之下,比利时方面应对比较及时。“安保级别刚提升到了4,最高级!”吴刚住在距离布鲁塞尔国际机场约10公里的地方,“爆炸发生后,多辆警车呼啸而过,估计就是去机场的。”此外,机场区域的无线网络和手机信号在爆炸发生半小时内被切断,3小时后,布鲁塞尔许多区域的手机通话网络也已被切断,媒体分析是出于反恐需要。 数日前,巴黎恐袭主谋之一萨拉姆在布鲁塞尔落网,而布城恰在这一微妙的时刻发生连环爆炸,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报复性行为。由于恐怖分子中多人来自比利时布鲁塞尔莫伦比克区,很多欧洲媒体将这块穆斯林聚集区称作恐怖主义的温床。而萨拉姆能够在比利时、法国警方和情报部门的搜捕之下躲藏4个月之久,可见这块温床的范围之广、影响之深。比利时首相米歇尔呼吁民众冷静团结,但对于恐惧感日益加重的欧洲人来说,比起亡羊补牢,更希望政府赶紧把反恐网织织牢。
    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(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