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我和我身边的二孩妈妈

2019/10/9 22:46:19

我和我身边的二孩妈妈


 

经过一年左右的准备期,办公室里绝大部分孕龄妇女,顺利晋升准二孩妈妈。  

 

在数月之内,我眼见她们的肚子由一马平川到丘陵般起伏,最后至异峰突起。步伐一天重似一天,到后期,每一步都缓慢稳健,两脚呈外八字形,面上常带宽厚迟钝的笑容。所谈话题,不出吃喝睡觉。甫一到校,谈论早饭展望午饭,课间分享零食,面包、饼干、牛奶、核桃、苹果应有尽有,还不忘向我等未孕女性分一杯羹,让我还算标准的体重向她们看齐。  

 

在单位吃完午饭,一张张行军床摆好铺就,学生的午休铃尚未响起,她们已经酣然睡去。  

 

这批女同事大多年过三十,家中大孩有的已上初中,有的则刚入幼儿园,并没有大孩太过极端、不接受二孩到来的情况。许姓同事,每日开车跟大孩一起上学,大孩七年级,已经拔高,个子超过妈妈。许属于路怒一族,时常爆粗口。大孩便说:“妈,你不能这样,不然我妹一生出来就会骂人。”  

 

许同事的怀孕路殊非坦途。较之怀大孩时,她经历了更多的检查项目。大约怀孕五个月时,B超查出她的孩子脑中有小小一粒肿瘤,医生预设种种后果。许同事每日在办公室默然垂泪,我们只能浅浅安慰。随后,她赶赴邻市口碑颇好的妇产医院做数次检查,医生说这种肿瘤可以伴随孕程逐渐被胎儿自身吸收,检查结果显示情况良好。许同事遂雨霁云开,重露笑颜。她期盼着腹中孩子的到来,想象中该是粉雕玉砌的小粉团儿。她偶尔托着肚子恨恨地说道:“这是个讨债鬼,天天在我肚子里乱动,睡都睡不好。”我们都听出她言语间的浓稠甜蜜。她会趁课间,两手各执一只水壶给办公室打水。值日的时候,她扶着腰清理地面。我们让她歇息,她总说:得动动,这样好生。  

 

 

赵妹妹在一年时间里,已经陆续“流”掉两胎。她家公公是老中医,开了一剂剂苦药服下,还打了保胎针,也不能挽留长到30多天的细小胚胎。终于,在初春时候,第三颗种子正常发育,胎心蓬勃。确诊怀孕头几天,赵妹妹又在打针,有人专门来单位帮她注射。她在乍暖还寒的料峭春意里裹紧棉衣,小心翼翼。  

 

赵妹妹对许同事说:“我们家‘老四娘’(四媳妇)不理我了。”许同事问为什么。“我不是怀上了吗?这几天不舒服,就让我们家婆婆把饭送上楼,没下去一起吃。”她公公的中医诊所地方宽敞,婆婆做好饭,大餐桌围拢一圈人。“婆婆原来天天说,人家儿媳妇都怀孕喽,我们家怎么还没动静。现在,我跟老大的媳妇都怀上了,就‘老四娘’没怀上。我们家婆婆又念叨,怎么她还要不上呢?我吃过了下楼,‘老四娘’瞅瞅我,一句话也不说。”许同事抚抚肚皮——她弟媳妇这是妒嫉。  

 

媛媛原本身材纤瘦,一张脸只有巴掌大小,现在则肚子格外凸出。她的二孩是二婚老公的。之前的婚姻宛如噩梦,连带上中学的大孩,带给她的都是苦恼。她叹息说:那时候太小啦,不懂爱情是什么,婚姻是什么,也不会照顾孩子。等肚里这个生出来,我一定好好陪伴他(她),教育他(她)。  

 

到四月,许同事跟媛媛的预产期就到了。然后是小范,再然后是赵妹妹。  

 

 

小李跟卫娟也有要二孩的打算,她俩的老公们却不太上心。小李基本上符合“丧偶式育儿”标准——她老公在外城的财务部门工作,一周回来一次。她说:再生个小二子,还是累我一个人。所以小李的二孩脚步总是迟疑着。卫娟的老公已经荣升某地书记,她一直在调理身体,渴望再结珠胎。她家老公却对现时状态颇为满意,常劝她打消念头。卫娟固执己见,她说她太向往那个小小柔软的身体,何况也可以给大儿添个伴。可是她身体羸弱,不是肺炎就是感冒,所以要二孩的事也是一拖再拖。  

 

还有不少女同事尽管面上已生出细纹、鬓角渐增白发,但她们锲而不舍地喝中药,吃维生素ABCD,服用叶酸,检测黄体孕酮……凑在一处,说着说着,总绕到二孩话题。可是,有心栽花花不发,春风不度玉门关,她们盼望着、盼望着,还是没有发芽的消息。  

 

也有人心想事不成,令人唏嘘。刘姐已经四十出头,怀孕还是去年春天的事儿,原本一直犹豫着要不要——过年时夫妻俩喝了不少老酒。结果一查,宫外孕,手术做了,心也死了。耿会计是我们单位的优雅女神,大孩六年级。听说最近住进医院保胎。怀孕两个月的她有流产先兆,听消息灵通的赵妹妹说,是细胞自身不好,即使勉强保住,也不大乐观。还有永芳永梅,马大姐和丹丹……她们,没了不该没的宝贝!那些得而复失的女同事们,在我们的关心过问下总要尽快把话题转移开。小小生命并未成形,疼痛却扎扎实实。

 

已经顺利生下二孩者,又开始漫长征战。她们会在工作间隙,匆匆开车回家给孩子哺乳。一次,我跟其他学校的一位女老师一同送教,她匆匆上完课,立即趋车赶回几十里外的家中,喂四个月大的婴儿。中层领导的职务,先辞了;省级比赛,先推了;特级职称,先缓着。再没有比喂奶更重要的事,再没有比婴儿更让她们挂心的人。  

 

 

有人议论说,频繁随二胎的份子钱很不划算,最给力的就是自己也生一个。时不时有人问我为什么还不要,我总是打个马虎眼混过去。安稳作壁上观,欣喜着她们的欣喜,却我自岿然不动。要二孩的理由都差不多,不要的,各有各的原因。  

 

那些粉嘟嘟的幼小生命,即使不属于我,我也旁观了他们孕育娩出、拔节生长的过程。而我的儿子,终将孤独成长。别人选择生二孩,是为了在前行路上可以两两相伴。我选择不生,是因为儿子成长诸多不易,我再无精力去孕育照顾另一个孩子,也害怕其他未知变数。  

 

儿子,若有一天你询问为何自己没有弟弟妹妹,我会细说原因。你,一定会懂得,会理解。无论生还是不生,这份选择,都是因为爱。


本文组稿、编辑:伍斌    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    图片编辑:朱瓅